温柔恋玫瑰

温柔恋玫瑰 已完结

温柔恋玫瑰

时间:2024-06-24 17:22:41 分类:现情 来源:网络 作者:佚名 主角:江清影周煜沈舒韵

小说主人公是江清影周煜沈舒韵的小说名叫做温柔恋玫瑰,是笔者佚名所创作的现代言情类作品,原文讲述京圈江家大小姐,作为江家长女,大小姐二十五岁成为江氏的掌权人,商界最年轻的女企业家,她以果敢和迅猛的行动力闻名,继承了父亲的辉煌事业。在京城的贵族社交圈中,她独树一帜,不仅拥有倾国倾城的容颜,更是一颗带刺的玫瑰,坚韧而凌厉。 另一方面,顶级豪门陆氏集团的唯一继承者—陆老板,在商界摸爬滚打多年,早已是业界的佼佼者。在繁华的京城商界,陆氏与江氏平分秋色,两大家族实力相当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在私密的会谈中,陆老板向江大小姐提出了联姻的提议。他轻抿一口香茶,淡然道: “江总,放眼京城,唯有两家联姻,方能更显实力相当。”江大小姐则以一抹微笑回应:“我江家从不依赖外力,陆老板请回。”陆老板则笑言:“豪门之中,没有永恒的界限,但我们可以成为永恒的伴侣。”在陆老板再三请求,并带上诱人的条件后,一向注重利益的江大小姐也开始动摇。她终于开口:“陆老板若真有意联姻,请先呈上京城那块地皮的策划书。”此言一出,京城哗华然,纷纷猜测两家即将联姻,股市也为之震动。然而,也有名媛千金嫉妒地称其为“无感情的联姻机器”。几日后,陆老板携精心制作的策划书来到***。然而,不到五分钟,他却被赶出了会议室。随后,江大小姐情绪失控地质问:“你疯了吗?谁让你做婚礼策划书了?” 众人不知的是,陆老板提出的条件可谓十分丰厚,几乎将全部身家奉上,而他却在求婚时跟大小姐说道:“你嫁我,是我高攀”能让在商界浮沉多年的资本家说出这话的,唯有大小姐一人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爱需要证明。”

— —2024.01.09

五月。

早上九点,南洲的天气难得没有以往的明媚高照,反常乌云密布,天空阴沉,天边又出现点点光亮,这一整片好似将要坠落的黑曜石。

微凉的风拂过身体,将江清影身上那丝质衬衫捏造出各种风格各异的形状,她双臂环抱在胸前,阻止肆意浸入身体的风动。

“今年南洲的雨季来得有点早啊。”

站在身后的助理周煜立刻回应,“是的,天气预报报道两个小时后会下雨。”

“那赶紧。”说完,江清影便踢着十厘米高的高跟鞋往前走,鞋跟富有节奏感的落地声带着脚下沙石的摩擦声响起。

周煜跟在后面,这边被废弃有些年头了,脚下的路并不平整,他穿着皮鞋走路都有些坎坷,真不明白眼前的这位江总是如何做到步履如风的。

走在他跟前的这位雷厉风行的女子,是南洲最有名的女企业家,子承家业。***是国内最大的文旅企业,旗下项目主要以高奢酒店以及旅游度假村为主。

两年前,江清影年仅二十五岁坐上***的最高位置,这两年以新颖独特的眼光和做事风格,将集团带上国际的视野,围绕全球休闲度假需求,进行全产业链布局和全球化资源整合,同时兼顾内生增长和收购兼并。

有很多人可能做了一辈子都没法做到这样的成绩,江清影的名字在名人圈里本来就响亮,再加上掌管江氏后做出的成绩,令圈内一众大佬刮目相看。

他们今天来实地考察,位于南洲郊外最偏远的一处地方,地方很大,完完整整走一圈花了一个小时。

江清影累了,停住:“什么想法?”

周煜谨慎思考片刻,看向眼前这块荒地说:“可以做。”

江清影眉尾上挑,饶有兴致问他:“只是可以?”

面对质疑,周煜不紧不慢开口:“首先环境问题,走一圈下来确实是符合度假村的建立条件,只是有个很致命的问题。”

停顿下来,指了指远处高立的圆柱体,“那边的化工厂太近了,不用多久这边会受到影响。”

这个问题江清影是清楚的,“你应该没忘记,你前阵子才汇报过信息,那个化工厂很快就倒了。”

周煜听出来了,这老板是打算连化工厂也要吃下来,但他猜江清影的决定应该是有所保留的。

“后续要投入的资金过大,所以我刚刚说只是可以做。”

江清影笑笑,满意他的回答,又问:“打听过都有谁对这里感兴趣没?”

“打听过了。”周煜说,“陈总是最志在必得的,还有就是陆总。”

听到这,江清影皱起眉,“你说陈总和谁?”

周煜一愣,想着自已刚才应该说得很清楚了,但他还是重复了一遍,“陆氏集团的陆总,陆衿渊。”

陆衿渊...

江清影心里不断默读这个名字,正想说些什么,转眼间便看见不远处走来的众人,含着笑意的眼眸瞬间冰冷,心中的不耐烦逐渐外泄。

“好巧。”为首的男人面带微笑,用眼神对江清影上下扫视了一番。

江清影扯了下嘴角,给了一个极其敷衍且一点都不明显的笑容。

对方是陈礼谦。一个江清影很熟且很讨厌的人,两人从小在一个圈子里,家庭背景相当,年纪相符,却不是什么青梅竹马的关系。

用江清影的话来说——跟仇人差不多。

都说人如其名,陈礼谦大概只占个姓氏。

他是典型的公子哥,纨绔子弟一个,行事高调,风流史更是能写成史书出版的程度。江清影从小就看不惯他,他不惹自已倒是没事,但大约是对方也如自已一样。两人是圈内出了名不和,学生时期吵架、打架是家常便饭,到如今成了竞争对手斗得只会是更厉害。

陈礼谦见江清影的不理会见怪不怪,主动打破僵局:“江总也看上了这里?”

江清影敛眉,继续默不作声,扫了眼陈礼谦身后的一群人,“陈总阵仗搞挺大啊,看来真势在必得了?”

陈礼谦换了下站姿,“看来咱俩又要开始争了。”

陈家是做传统的实体行业,家族势力算不上大,近几年经营逐渐走向落寞,便开始采取围魏救赵的办法,很卖力地投资其他的项目,奈何起色很一般。

江清影看向他的眼神很不屑,声音带着几分讥诮:“陈总可能不清楚,如果我想拿下这里,你大概连争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
语毕,余光看见站在陈礼谦身后的男人,目光远远地与那个男人相对一瞬,眼底闪过惊讶。

真是,说曹操,曹操就到。

江清影很快调整过来,看向陈礼谦:“你要担心的可不只是我。”

陈礼谦疑惑。

江清影下颌上扬一下,示意他往后看。

陈礼谦回头的瞬间整个人都僵住了,沉默几秒才说:“陆衿渊?”

江清影目光重新落回远处的男人身上,修长挺拔的身形站立在石子路边,灰色调的光线照在他身上显得阴郁寡冷,天生的衣架子身材,高定西装剪裁合体,勒出他完美的身材线条,腰肢劲瘦,寸寸散发着严谨和成熟的气质。

江清影缓缓抬眸,对上他几乎看不见情绪的双眼,她眼神停留没离开。直到天空中出现一声沉闷的雷鸣,打扰了她的思绪。

江清影对他轻轻点了下头,抿唇浅笑,下一秒转身离开。

-

江清影往来时停车的地方走,思维重新回到刚才还没来得及思考的问题上,小声嘀咕着:“陆衿渊怎么在这?”

身旁的周煜听见了,也是一脸疑问,摇头道:“不清楚,据我所知陆氏近来是有别的更重要的项目,这块地皮,他也是只打听了一下,目前并没有什么举动。”看了眼江清影试探地问:“需要再仔细查一下吗?”

江清影沉默了两秒,轻声开口:“不用。”

周煜替她打开车门,细心地用手挡着车门顶。

江清影俯身坐进去,抬眼对他说:“还有,这里放手吧。”

“让给陈总?”周煜诧异,知道江清影心中存顾虑,但没想到这么快就下好决定。

“是我不屑要。”

江清影笑笑,睇他一眼,“把想要的东西放弃给别人才叫让。”说着停顿下来,带着审视的目光看着周煜,“都说置之死地而后生,但那也得有本事才行。”

“这个项目不管赚不赚钱对我来说都不痛不痒,但陈礼谦可不一样,可能会让陈氏起死回生,但也可能让陈氏败得更快。”

“那...”周煜眼光波动,想说什么却又不敢说。

江清影打住他,“诶!龌龊肮脏的事情我可不会干。”

语毕,自已伸手把车门关上,留下摸着鼻子讪讪的周煜。

江清影是个商人,但也是个遵守法律,坚持道德正义的人,她只是纯粹觉得陈礼谦没有这个能力而已。

沉闷酝酿许久的天空开始下雨,大概是真的憋了很久,这雨下得猛烈急促。

大粒的雨滴砸在车顶咚咚作响,伴随着车子发动的引擎声,听着听着困意渐渐袭来,江清影打了个哈欠,歪了歪脑袋找个舒服的位置闭养神。

本来只是打算放松休息一下,没想到睡着还做梦了,梦里的场景光怪陆离,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让她心里不安。

在梦境里挣扎时听见呼喊声,江清影费劲抽离,睁开惺忪的双眼,“到了吗?”

坐在副驾位上的周煜转过头对她说:“还没有。”

“那怎么停下来了?”江清影看了眼车窗外,雨还在下,丝毫没有要变小的迹象。

“车子抛锚了,司机刚检查完。”

“要多久?”

“不好说。”周煜连忙补充,“我已经联系别的司机尽快赶过来。”

江清影眉头拧紧,抬起手腕看了眼手表,原来才过去二十分钟,她还以为好几个小时了。

这里偏僻,短时间内打不到车,等司机过来也要等很久。

正愁眉莫展之际,车旁缓慢驶过一辆黑色劳斯莱斯,与他们的车同牌子同款式。

江清影透过被雨水覆盖而变得朦胧的玻璃窗望着经过的车,视线一路追随,直到车子停在自已的前面,副驾那边下来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。

周煜坐在江清影前面副驾驶位,自然比她先看见下车的人,认出对方后,转头示意:“江总?”

江清影盯了那辆车一会儿,红唇微动,点头轻声道:“你去看看。”

周煜:“是。”

要和周煜交涉的人是陆衿渊的特助齐信,江清影隔着玻璃观察两人,虽然听不见谈话的内容,但不难猜测。

没过多久周煜回来了,没有直接到副驾,而是走到江清影身旁的车门,江清影见状降下车窗。

周煜俯身交代,“陆总说可以带您一程。”

江清影不意外,从包里拿出气垫,动作慢条斯理地补妆,与镜子里自已的眼眸对视,精致的眼妆漂亮至极,眼型狭长,黑漆漆的瞳仁深如渊却颜色纯净,视线缓缓往下移,整张白皙无暇的脸蛋有烈焰的红唇加持显得艳丽性感,却带着强烈的攻击性。

欣赏片刻后,稍稍眯起眼,神情倏地变沉。

她此刻十分肯定,陆衿渊今天是冲她来的。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:

觅阳

编辑觅阳点评:

对啊,除了刚开始看的时候充值了,后面每天领阅点就够了,相当于免费的,哈哈!

猜你喜欢

  1. 娱乐圈小说
  2. 宠婚小说

现情

  • 处子血
    处子血

    都说处子血炼出的药能让人返老还童,有人给了我爹一锭银子,我便被抬出了家门,城里的...

    作者:佚名 现情连载中

  • 变心
    变心

    傅斯年是京圈有名的玩咖,而跟我在一起后,纨绔子弟成为了居家好男人,从来不公开恋情...

    作者:佚名 现情连载中

  • 被娇妻邻居拉进泥潭后,我送她和亲亲老公永不分离
    被娇妻邻居拉进泥潭后,我送她和亲亲老公永不分离

    毕业实习时,邻居住了个瘦小的孕妇。我主动把刚买的榴莲分给她吃,上班顺路送她去产检...

    作者:佚名 现情连载中

  • 哑巴月嫂
    哑巴月嫂

    老公给我雇了个哑巴月嫂。她干活不利索,说她两句就如同小白花落泪。我对她有诸多不满...

    作者:蓝甜甜 现情连载中

  • 被哥哥抛弃的十年
    被哥哥抛弃的十年

    我是哥哥最爱的妹妹,他明明说要宠我一辈子。可爸妈死后,他却恨我入骨。爸妈忌日那天...

    作者:佚名 现情连载中

  • 丈夫葬礼上我和他的小叔滚床单了
    丈夫葬礼上我和他的小叔滚床单了

    丈夫葬礼那天,我得知夫家要对我斩草除根。为了自己这条贱命,我爬上了他小叔的床,才...

    作者:景仪 现情连载中

  • 被癌症婆婆借寿后
    被癌症婆婆借寿后

    婚礼当天,身体孱弱的婆婆要了我的八字,说要为我求个平安。为不辜负她的好意,我当即...

    作者:佚名 现情连载中

  • 暴雨末日,真千金手撕伪家人
    暴雨末日,真千金手撕伪家人

    “本周内仍会持续降水,请广大市民出门时带好雨具,小心出行。”我看了下天气预报上的...

    作者:佚名 现情连载中

  • 儿子被狗咬,老公却让我给狗偿命
    儿子被狗咬,老公却让我给狗偿命

    儿子放学路上被老公白月光的狗咬了。因为老公刻意隐瞒,儿子三天后感染了狂犬病毒。我...

    作者:佚名 现情连载中

  • 姑娘威武
    姑娘威武

    【欢喜冤家+虐渣+追妻火葬场】“分手费。”何夕在前男友诧异又不解的目光中,抽出一...

    作者:九鹭非香 现情连载中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现情 >温柔恋玫瑰